• 炒房炒房,炒了北京炒西安,炒了天堂炒人间,何时休?限价现价叫人害怕。 2019-05-23
  • Nigerian expat advocates one 2019-05-23
  • 对中国,美国只剩下高等学校一个优势。中国应与日、俄、韩、澳实行联合办学机制,不足师资,一起把他们从美国挖过来,所正很多是移民过去的 2019-05-16
  • 何小燕.blog的博客—强国博客—人民网 2019-05-16
  • 男子抢劫杀人为“找钱”创业 司机装死逃命 2019-05-11
  • 日照钢铁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2019-05-11
  • 回复@不能这样啊:那你不是可以啥事不做天天甩起手耍?你自己不求上进还不准别人有所追求么? 2019-05-07
  • 安徽砀山重瘫女孩好励志 开网店年卖水果40万斤 2019-05-04
  • 21CN.COM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2019-04-26
  • 人民网评:让党的领导体系总揽全局、协调各方 2019-04-22
  • “黔电送粤”配套大型煤矿项目获批 盘江股份控股 2019-04-22
  • 怎样一抹色彩绚烂了2018年盛夏 2019-04-22
  • 2018年2月国家社科基金年度项目、青年项目和西部项目结项情况 2019-04-21
  • 安倍访美又遭“握手杀” 手都被捏皱了 2019-04-14
  • 娱乐--北京频道--人民网 2019-04-14
  • 笑话大全ico
    第五卷 第27则(1)
    2007-08-19 02:31来源:厦门门户网
    【摘要】
    第27则(1) X月X日 晴儿,我真奇怪,今天我的精神怎么会这么好? 清晨,打开窗子,我大口呼吸着室外新鲜的空气。经过入冬以后第一场小雨的洗濯,城市的空气变得湿润清凉,甚至还带上了
    第27则(1)

    心水论坛33789 www.492127.fun     X月X日

        晴儿,我真奇怪,今天我的精神怎么会这么好?

        清晨,打开窗子,我大口呼吸着室外新鲜的空气。经过入冬以后第一场小雨的洗濯,城市的空气变得湿润清凉,甚至还带上了泥土的芬芳,我仿佛就站在发出芬芳的泥土上,这是一种塌实自在的感觉。好像心里的所有包袱全扔在了昨天夜里,今天从床上爬起来的,是我,――一个纯粹的人,一个精神的而非肉体的人!

        这种感觉很奇妙,既轻松愉悦,又飘逸洒脱。我想知道这是为什么,但一时又捕捉不到任何痕迹。

        我懒得去捕捉,因为捕捉这种灵魂的顿悟是很累人的事。我呼吸了一阵新鲜空气,便去准备早餐。

        上班路上,昨天约我的客人又给我打来电话,说是昨天真是不好意思,为了弥补过失,她今天专门到公司来请我做。我谢了她,并笑道:“这次你可别再失言了??!”

        客人也笑道:“不会的,因为我已经在车上了!”

        今天一早起床便觉得高兴,现在又接到一个女人的道歉电话,我这心情就更加好了,骑着车竟然吹起了口哨,这可是几个月来从没有的事!

        这个顾客成了我今天的第一个客人。

        我进按摩室的时候,她还没脱衣服。我问她怎么还呆着,她笑着说:“为了表示抱歉,我让你帮我脱!”

        我也笑了:“你这哪里是表示抱歉,你这简直就是加重我的劳动强度!”

        说笑归说笑,顾客要求的我还真不能拒绝。我帮她脱完衣服,不由得惊呆了!

        客人的身体原本很白,白得就像粉团一样??墒?,今天她的上身却有好几处乌青,是瘀伤??珊薜氖?,她的乳房上竟然也有伤痕,是掐伤。见了这些与她美好身体极不和谐的乌青,我皱着眉道:“谁这么狠心,竟然舍得在你这么娇嫩的身上下重手!”

        “还会有谁!”客人嘟着嘴道,“那个变态呗!”

        我不好意思管人家的私事,让她躺好了,给她盖上了浴巾道:“我仔细给你这些瘀伤按摩按摩,可惜没有药酒,要不会好得快些!”

        客人道:“得了吧,萧师傅!要治伤我上医院去了。我拿钱到你这里来,人家要什么你还不知道?”

        我尴尬地笑了笑。原来我表错了情:“不好意思,我也是好意!”

        “我知道!来吧,让我好好舒服一下!去他的变态狂,自己不行,还不准老娘找按摩师,操!”客人一边叫我快进行,一边自顾自骂娘。

        我放弃了要为他仔细按摩瘀伤的想法,但还是捎带为她按摩了一下那些瘀伤,以便它们早些散瘀。当我按摩那些瘀伤时,她感觉有些痛,轻轻地呻吟着:“萧师傅,虽然痛,但我还是要谢谢你!你是个好人!”

        听她这样说,我很高兴,专心在她身上经营,好歹让浑身是伤的她也享受到了奔向巅峰的快乐。

        她给了我双倍的小费,说是对昨天的失约表示歉意。我劝她以后进公司找我,别再冒险。她说,以后会注意的,我打不过他嘛!

        晴儿,她这样做女人,冤枉不冤枉??!

        中午,没有客人叫我,我便躺在床上休息。

        我正拿了份报纸浏览新闻,房门却被狠狠地敲响了,一听那狠劲就知道是余辉。

        我开了门,气呼呼地道:“老大,求求你让我好好休息一个中午行不行?”

        余辉进得屋来,一副收租的样子:“咳、咳,我说萧可哇――”

        “得了!”我恨恨地道,“现在是休息时间,少给哥们打你那该死的官腔!”

        “哈哈,你这厮,让我在你面前显摆一次都不行!”余辉终于放下了架子。

        “有话就说,有屁就放,我要休息!”我装着不耐烦地道。

        “操,大冬天的躺床上,亏你想得出!”余辉笑道。

        “你家伙办公室有空调倒是好,我们有什么?有西北风!躺床上他娘的暖和,你要不要也来躺躺?”我嬉闹着问。

        “算了,有个事问你?!庇嗷哉?。

        “什么鸟事,要你这么严肃?”我还是嬉皮笑脸的。

        “奖金得到了吗?”余辉问。

        “得是得到了,不过先申明,我可是不分给你的哈!”我狡黠地道。

        “切!我没见过钱?”余辉不屑地说,“她附加什么条件没有?”

        “条件?”我默然了,怎么没有条件哇,我操,条件优厚得惊人呢!

        “我就知道有条件!”余辉道。

        “你知道个屁!”我冷叱道。

        “得了,哥们!”余辉道,“你那点德行,心里什么事早写在脸上了,还瞒得了我!”

        “知道了你还说!”我瞪眼道。

        “老哥我这不是关心你嘛!”余辉笑道。

        “得了,就你?切!”这家伙,能拉人下水,能催人老命,关心人?瞧他上次催我还钱那德行!

        “你别把好心当驴肝肺!”余辉道,“苏姐开出的条件,我想都能想得到!”

        “你想得到的是什么?”我问。

        “三年前我也得过她的一次奖赏,就是奖给这个经理职位。不过有条件?!庇嗷杂朴频氐?。

        “什么条件?”我对别人的隐私虽不是特别感兴趣,但对余辉的隐私却特别想了解。

        “她叫我每周给她按摩一次,一直到我帮她找到一个比我更优秀的按摩师!”余辉闭上了眼睛,“三年啊,我操!你知道这三年我每到周末都是怎么过的吗?”

        我不知道他们还有这样的交易,再看看余辉,感觉他也很可怜的,尽管平时西装革履人模狗样的,私下里原来也和我一样,为了生计而干着出卖自己的勾当。

        “现在我终于给她找到了一个比我好的按摩师,真是谢天谢地呀!”余辉笑着说,“哥们,你就先接替我吧,就算你为老哥我做了件好事!”

        我呆呆地望着余辉,没想到这厮极力把我引荐给苏姐,原来是这么个企图!我操!不过,也幸好得他的引荐,我的所谓一技之长才给我“借”来了大笔的钱,既交了妈妈的住院费,又能供你进促醒中心。我应该感激他才是,可是我又实在感激不起来,感觉自己一开始便跌入了他们事先设置的陷阱。

        “她给你提的条件是什么?”余辉说完自己,便转而来榨我的话。

        “和你一样!不过――”我故意卖着关子道。

        “不过什么?快说!”余辉似乎很在乎我得到的条件。

        我吃吃笑道:“没什么!就是可以动点真格的――”

        “啊――”余辉睁大了眼,不信道,“鬼才信!”

        “我操!”我骂道,“你不是嚷嚷说苏姐都和你们这些狗屁经理有过那个的吗?大惊小怪的做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哥们,那是说着玩的呢!真相就是,我们每个人都为她干过按摩服务!苏姐是何等人物,能要我们这种臭男人沾她身子?切!”余辉忿忿说,“你小子别也是跟我说的假话吧?”

        我还真没想到余辉那天说的会是假的,也真没想到苏姐居然会不让他们沾她的身子。呆了一呆,我尴尬地笑道:“我以为我造个假你家伙会信呢!”

        说谎不是我的专长,但我这样说,余辉却信了。他长出了一口气,似乎觉得公平了似的,神秘叨叨地道:“哥们,告诉你哈,千万别打她的歪主意!――那天她喝醉酒,我以为――操!她居然在那种时候都能守得住,把我脸都抓出了血!她还警告我说,再有下次,她便让我经理都没得当!”

        我想起余辉第二天的脸,心里暗笑,原来是这么回事,真是活该!

        “哥们,想舒服的时候,让客人包你一夜都可以,千万别上了不该上的床,呵呵!听哥们的没错!”余辉色色地笑道。

        “死鱼,教人学坏呀!”我恼了,“信不信我把你的丑事讲给兄弟们听!”

        “别,别!”余辉双手直晃道,“哪里说哪里丢,谁他娘说出去,我杀了谁!你小子我知道,嘴巴他娘的严实得跟烧过焊似的!”

        我笑了,可能这是我唯一值得余辉信任的地方。

    标签(Tag):
    官方邮箱:心水论坛33789 www.492127.fun 官方微信:www.492127.fun 官方微博:
     
    • 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

  • 炒房炒房,炒了北京炒西安,炒了天堂炒人间,何时休?限价现价叫人害怕。 2019-05-23
  • Nigerian expat advocates one 2019-05-23
  • 对中国,美国只剩下高等学校一个优势。中国应与日、俄、韩、澳实行联合办学机制,不足师资,一起把他们从美国挖过来,所正很多是移民过去的 2019-05-16
  • 何小燕.blog的博客—强国博客—人民网 2019-05-16
  • 男子抢劫杀人为“找钱”创业 司机装死逃命 2019-05-11
  • 日照钢铁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2019-05-11
  • 回复@不能这样啊:那你不是可以啥事不做天天甩起手耍?你自己不求上进还不准别人有所追求么? 2019-05-07
  • 安徽砀山重瘫女孩好励志 开网店年卖水果40万斤 2019-05-04
  • 21CN.COM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2019-04-26
  • 人民网评:让党的领导体系总揽全局、协调各方 2019-04-22
  • “黔电送粤”配套大型煤矿项目获批 盘江股份控股 2019-04-22
  • 怎样一抹色彩绚烂了2018年盛夏 2019-04-22
  • 2018年2月国家社科基金年度项目、青年项目和西部项目结项情况 2019-04-21
  • 安倍访美又遭“握手杀” 手都被捏皱了 2019-04-14
  • 娱乐--北京频道--人民网 2019-04-14